世界发展史

德国唐人街是怎样毁在希特勒手里的?不堪回首的华人移民悲惨历史

作者:永利国际    发布时间:2020-05-05 00:29     浏览次数 :148

[返回]

至于希特勒热衷于《孙子兵法》,更是无稽之谈。放着德国人自己写的《战争论》不读,格外专注于“低劣”的黄种人两千年前的古代军事理论?也许他可能道听途说过其中一两句德语译文,但基本上可以断定为“西点军校学孙子兵法”、“美军人手一本孙子兵法”谣言的变种(关于西点军校,也有不少谣言,请看《为中国人背了这么多年鸡汤黑锅,你考虑过西点军校的感受么?》)。

1942年,中国加入同盟国并正式对德宣战。中国对德宣战意味着失去了德国华人的最后一层法律保护。纳粹政府对华人的迫害进入高潮。

有个传说,常见于“地摊文学”,给演绎的绘声绘色。的是希特勒早年流浪在维也纳街头,连饱饭都吃不上,绝境中,被一对张姓的中国夫妇救助。于是,元首发迹后,就开始到处找,想报恩。费大劲也没能寻觅到,只能下本儿的“援助”中国,还帮助国民政府抗战等等,甚至打算干倒苏联后,腾出手来帮中国打败日本,东西联合平分世界(参考下图文字)。

“希特勒的内政外交,我们可以存而不论,但是他那一套诬蔑中国人的理论,我们却不应该置之不理。他说,世界上只有他们所谓的‘北方人’是文明的创造者,而中国人等则是文明的破坏者。这种胡说八道的谬论,引起了中国留学生的极大的忿怒。但是,我们是寄人篱下,只有敢怒而不敢言了。”

如今,在德国汉堡首饰街街口,有一块牢牢镶嵌在墙上的、漆黑的铁牌,上面写着“这里曾是中国唐人街的旧址”。

呵呵。只是,比较权威的几本书,比如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还有引援了大量一手材料,采访了很多亲历者才成书的《第三帝国的兴亡》、希特勒贴身女秘书《荣格夫人回忆录》都没提及此事,甚至连类似的可以联想的线索都找不到。

▲党卫军军官约阿希姆·派佩尔被希特勒认为是完美的雅利安人外貌

1983年,张添林去世后,香港饭店由其女玛列塔·张接手,一直营业至今。旅馆经过数次翻修,但内部格局没多大变化,尽力保留了“小中国”当年的印记。这里是当地老水手们喜欢聚集的地方,也是当年名噪一时的汉堡唐人街留下的最后痕迹。

去年有个电影,叫做《触碰的双手》,讲的是一个法国黑人和德国女性结合后的混血女孩在二战德国社会遭遇的各种歧视。尽管有舍命保护她的妈妈,当高级公务员的老舅,还交了个官二代出身的希特勒青年团小队长做男朋友,最终仍然被扔进了集中营.......

从这段话可以看出中国人的在纳粹种族理论中的真实位置——基本上就是与“黑鬼”并列了,只比犹太人好点。事实上,对东方人的成见并不是希特勒时代才开始的,早在甲午战争的时代,德国就是“黄祸”论的起源地之一,德皇威廉二世还专门制作了宣传画《黄祸》,制造白人优越的论调,贬低黄种人,把中国列入“劣等文化”的行列。难道到了希特勒这里,还会给中国人平反不成?

汉堡唐人街遗址

此时的德国纳粹,为了拿奥运会提升自己的美誉度,各种种族主义言论、仇恨犹太人的宣传画和限制政在台面上短暂的消失了。然而,面对有色人种,发自内心和行动上的歧视和轻蔑,还是让欧文斯深感,自己是个“二等运动员”。

所以,所谓的“希特勒爱中国”,完全是胡扯,是某些人民族自尊心低下的表现,至于更加离谱的“希特勒要与中国共分天下”……信这个,还不如信“元首来到河北省”。

随着二战的爆发,中德合作走向终结。1941年,纳粹德国正式承认南京汪伪政权,重庆国民政府与德国断交。

倒是身为纳粹党员,被德国方面寄予厚望的卢斯朗,并非一个种族主义者,做为竞争对手,并不计较金牌的得失,把风度发挥到了极致。不仅在预赛中帮助欧文斯晋级,在决赛里两人的友好对决也非常有看点。破了纪录拿下金牌的欧文斯和卢斯手拉手,兄弟般绕体育场小跑,卢斯朗带着观众们掀起阵阵高呼——“杰西·欧文斯!杰西·欧文斯!”

先来看所谓中国夫妇救助希特勒一说,这个说法仅见于中文网络和某些中文书籍,而在希特勒的自传《我的奋斗》中,根本就没有提到过此事。在战后研究纳粹的著名学者的著作中,比如约翰托兰的《希特勒传》,也没有关于此事的任何记载。

汉堡唐人街:

而且,国军的德械师少的可怜,多用在了内战的“围剿”当中,搞内斗了,其主力在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中损失殆尽.....在抗战中发挥的作用比较有限。

即使是日本人,真实地位也高不到哪里去。日本人自己并不讳言这一点,在电影《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中,就有一段这样的情节——日文版《我的奋斗》,把贬低日本人的那一段给删除了……

到了20世纪初,除了职业水手外,越来越多的中国商人、技工、留学生来到德国,结伴搭伙在汉堡定居下来。

图片 1

希特勒承担了中国参加1936年奥运会的经费,还大力支援中国抗战……

这个小店是一个中西合璧、古今交融的德国普通老式酒吧。创始人名叫张添林。他于1945年4月18日从明日劳动营释放,他回到了已经没有了华人的汉堡唐人街,开办了战后德国的第一家中餐馆。

1938年,德国顾问团就基本全部回国。其中蒋介石的军事顾问——法肯豪森将军,在盖世太保的监视威胁下,还坚持宣传中国抗战,并拒绝接受任何工作,直到德国下令预备役军人全部恢复现役,才在重新加入了德军。

希特勒落魄的时候,曾得到一对华侨夫妇的资助,让他渡过难关,发迹之后,自然要报恩……

德国画家作品:马车上的中国人

下图是《我的奋斗》英文版。现在看,英文版属于比较权威的版本,由未删减的德语原版翻译而成。)

实际上,希特勒对中国人的真实态度可以从《我的奋斗》中找到直接证据,在该书第二卷第二章中,希特勒这样写道:

风云突变:

这让国民政府情何以堪,当年的国民政府还真没惨到连运动员路费都出不起的地步啊。

至于华人在纳粹德国统治下的境遇,并不比犹太人好到哪里去。从清末开始,就有华人不断赴德工作、留学,朱德元帅就曾求学于哥廷根大学,并在德国入了党。来到德国的华人多经过海路,所以多数居住在汉堡,经营杂货店、洗衣房、餐饮等行业,到1921年设立中国领事馆时,汉堡已经有两千多名华人了。

图片 2

1941年7月1日,纳粹德国与重庆国民政府断交,转而正式承认南京汪精卫政权;同年12月,中国正式加入同盟国,中德宣战。随即,纳粹当局对华人的监控和打压最终升级为了直接的迫害。

但同样反苏的日本开始全面侵略中国时,希特勒立即抛弃了中国这个显然更加弱小的拉拢对象,全面倒向日本。而且,除了德国,中国当时还向英、法、意、比、捷克等国采购过武器,就数量而言,即使在当时,进口德国武器也算不上最多,相比后来美国提供的军火,那就差得更远了。

德国唐人街不存在了:

德国人也不安全

纳粹的歧视也不完全针对种族,对自己人他们一样狠,你确实是雅利安人后裔,但你的血统不卫生也不行。残疾啦、小儿麻痹啦、天花啦、同性恋啦、性病啦一律列为被清除的对象,待遇不会比黑人好到哪去。

身体上没毛病的德国人还是算不上安全,你的思想也不能跑偏,厌恶战争啦、拿元首大人开涮啦、不玩纳粹礼啦,都是被收拾的对象。另外跨国和跨族婚恋也留神点,搞不好就出大事,当初迫害华人的时候,他们的本地妻子或女友就得到过一个响亮的绰号——“中国荡妇”!而且被以“种族亵渎”的罪名一起扔进了集中营。


还是总结起来吧,如果只论歧视的话,纳粹应该算是歧视所有和自己不一样的人,无论他是什么种族与血统,所谓雅利安人也不是下不去手。若论残酷迫害的话,犹太人到真不算最惨的,苏联占领区德军的暴行可能更恐怖。至于黑人和黄种人,就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反正华人是挺惨的。

更加歧视,别说黑人、黄种人,就是信奉基督教的白人,希特勒都要分个三六九等。对于黄种人,希特勒也就能看得上日本人,不过也只是肯定了大和民族的能力,从品质角度讲,希特勒是厌恶日本人的,这个可能是希特勒受了黄祸论的影响。希特勒对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理解,在《我的奋斗》就可以窥全貌,现在当当网有删改版出售。

曾经有一个纪录片,说希特勒的,希特勒报名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并且认为一战的失败因为犹太人的叛变,出卖了德国。而且欧洲有反对犹太人的传统。就如同日本是鬼子一样,不会错。

一战后,德国经济下滑严重,动荡不安,希特勒大打反犹,得到国民的支持。曾经落魄的时候,在奥地利希特勒得到过中国人的帮助,好像他在奥地利卖油画的时候,房东是中国人。所以说希特勒对中国人有好感。在二战的时候,给卖给国军的装备都是德国货,最后日本和德国联盟以后才不卖了。

所以说在德国人眼中中国人是伟大的民族,并且欧洲喜欢的茶叶,丝绸,瓷器,都是贵族才能拥有。在欧洲人眼里,中国人是天朝大国。只是衰落了而已。

纳粹法西斯搞种族岐视,清洗犹太人、吉普赛人斯拉夫人。因为没能像英法西等老牌殖民地国家一样长期大规模侵略非洲,德国还没啥黑人,也就没有屠杀黑人的情况。而屠杀犹太人主要还是为了抢钱,至于没能当上美国政客金主爸爸的吉普赛人则没有话语权。少被人提及。

至于黄种人,在纳粹眼里也是下等人。居说希特勒对中国人有好感,抗战初期还在卖武器给中国,组成王牌德械师三十个。而对日本人,德国比较反感和不屑,可能是日本一战时偷鸡德占青岛胶州湾。后来为了结盟,收敛了些言行。

估计这就是些国粉德国的原因之一。建议看看莫言的《檀香刑》,了解一下德国鬼子。了解一下八国联军的匪首。

一句话,黑人黄种人都被德国岐视,又都没等到大屠杀。搞笑的是,最高贵的居然是北欧的丹麦挪威瑞典芬兰等民族。你说这帮种族主义者为谁辛苦为谁忙?

如果说欧洲一直有反犹历史,那么二战时期的德国可以说将反犹“精神”发挥到了极致,当时的犹太人在德国人眼中形同猪狗,被肆意残杀。至于欧洲人尤其是德国讨厌犹太人的原因,一方面是犹太人自希伯来时代没有自己的国家,只能依附于其它政权,导致人权的被动,还有就是宗教的不同,而且当时基督教里的犹大是犹太人并且背叛了耶稣,这算是精神上的反感。另一方面就是犹太人是生意精,他们很擅长在经济危机和战争时大发国难财,这让欧洲一些国家的商人等极为不满,在骨子里埋下了恨意。

1933年希特勒建立纳粹政权后,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极端反犹主义者,当时到处演讲宣扬人种优劣,大致分为:白种人,黄种人,黑种人,而且将德国日耳曼人置于顶端,诉说犹太人的可恨与卑劣,为此还印刷了《我的奋斗》一书进行广泛宣扬,之后便发生了许多犹太人大屠杀和集中营事件。

黑种人不用说,在那个年代被视为野蛮的存在,不仅是德国人,大部分国家或多或少都对黑种人有所歧视。再说黄种人,欧洲人对于黄种人的印象更多的不是肤色而是落后的象征,所以更多的是资本主义对落后的封建主义的歧视,并没有像犹太人那样不堪。而且当时轴心国之一就是日本人。还有就是当时德国表达出了与中国合作的期望,一方面希特勒认为中国历史悠久是值得合作的伙伴,另外一方面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如果得到中国的加入,那么德国就不用担心亚洲局势了,从这些来看德国人是想利用我们,促成他们的大业。

希特勒看不惯犹太人是有他的个人经历的,他在没钱的时候受到犹太人的蔑视,其实今天看看犹太人的作为实在不咋地,也不怪希特勒看不起犹太人。同时希特勒给蒋介石一个师现代化装备,包括坦克,在昆仑关大捷上用上了。蒋介石想要六个师的装备

中德两国相距遥远,没有直接的地缘政治牵绊。对于中国来讲,德国的工业产品,尤其是武器,以及德国在建军方面的成就,还是很先进很有吸引力的。而德国要重振起来,尤其是重整军备,也需要中国的各种天然资源。

1944年,“水族馆”陈纪林接到纳粹内线的秘密情报,得知纳粹准备要向中国人动手。在陈老板的帮助下,一百多个华人连夜逃离汉堡。

其实,据希特勒的贴身秘书荣格夫人说,希特勒桌案上经常摆放的两本书分是——冯·克劳塞维持的《战争论》和冯·鲁登道夫的《总体战》。这二位按纳粹当年的划分法,都属于妥妥的德意志——雅利安人。

在元首眼中只配当牛做马,只配熬油点灯的“劣等人”,居然崇拜起元首来了,当起“黄皮纳粹”来了,这得是有多贱?不觉得滑稽吗?

中德断交,纳粹对华人的迫害进入高潮:

因此,在后来的战场上,纳粹曾经对法军里的黑人官兵(不少是来自于法属非洲殖民地)大开杀戒,对待美国有色人种俘虏也是极尽残忍。

图片 3

1944年,这些囚犯被转移到威廉堡的明日劳动营,使明日劳动营成为纳粹德国最大的华人囚犯集中地。

作为打破世界纪录的冠军,希特勒没有按惯例给他颁奖、握手,而是非常不礼貌的提前离席。

其实,不光是留学生有愤怒,在1934-1935年间驻德的中国公使刘崇杰,也曾因为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蔑视中国人而提出抗议,德国政府只是以“再版时会删除”随便敷衍了一下,然而事实上并没有……

第二天,也就是1944年5月13日,盖世太保对汉堡唐人街展开了大规模的搜捕。代号为“中国行动”。

甚至,此时,与华人共同生活,交往的德国女人也被纳粹当局冠以“中国荡妇”的名号。发生关系的,还会以“种族亵渎”罪投入集中营。从这一点就不难看出,除了两国宣战的政治因素外,相当大的原因是基于纳粹对有色人种的种族歧视。

盖世太保、警察和海关对唐人街的搜查越来越频繁,同时制定严苛的条例,华人稍有违反即会被逮捕。这种情况下,大量留学生和华侨被迫回国或前往他国,到二战前夕,在德华人仅剩1138人。

汉堡中国城把东方的饮食文化和西方的娱乐消遣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充满异域风情,吸引了来来往往的世界人们。当年的一些德国作家和画家对汉堡唐人街有过生动的描写。

另有地摊文学有板有眼的描述,纳粹高层都十分崇尚中国文化,希特勒枕边一直放着《孙子兵法》,此本书最为希特勒的“挚爱”和精神食粮,跟随他在柏林地堡里走向了最终灭亡。这话说的如此生动,好似作者亲眼见着过一般。

从1928年到1938年,中德有过十年的蜜月期,不过,希特勒上台是在1933年,在此之前的“蜜月”显然不能归于纳粹,而希特勒上台后继续向中国出售武器,一方面是因为考虑到纳粹德国仍然需要中国的钨、锑、锌、桐油等资源,另一方面是因为当时的德国的外交系统还没有被纳粹完全控制,还有一些亲华派存在。

后来,德国向犹太人提供了大量的抚恤金,但没有对“中国行动”中幸存的中国人有任何表示。因为德国认为当年的大搜捕并非“种族灭绝行动”,与屠杀犹太人有本质区别。

对于欧文斯的获胜,大卫·戈德布拉特的《奥林匹克运动史》曾经引用了一名德国外交部的官员当年的回应,很能代表纳粹的立场,他说:“假如德国那时候也秉承(美国那种)糟糕的体育精神,允许鹿或者另一种跑得飞快的动物代表德国参赛的话,早就在田径比赛中把荣誉从美国人手里抢回来了。”

但如果大是大非分不清,爱屋及乌地崇拜起战犯来了,赞叹起恶棍来了,欣赏起屠夫来了,还恨不得变成他们……还算人吗?非得被刀劈火烧,开膛破肚,被扔进集中营,被拉去做“马路大”,才能醒悟吗?

专心写有参考价值的历史,喜欢请关注。

隔离阶段

隔离阶段的时间大致在1935年9月到1938年11月,这阶段纳粹迫害严重的是本国犹太人、吉普赛人、斯拉夫人等,这些人基本被剥夺了公民权,不能进入国防军,不能成为公务员,更不用提什么投票权之类。但对于他们的身体并没有过激伤害,纳粹的目的是标准化的甄别人种,为后来的肉体消灭做铺垫。

在这个阶段德国黑人的待遇还不如犹太人,他们除了被剥夺以上权力,还被强行做了绝育,理由当然是种族卫生。当时在德国定居的黑人数量并不多,这种残酷的手段并没有引起重视。

至于黄种人就得分开说了,定居于德国的黄种人被分成了两类,日本人被授予“荣誉雅利安人”的称号,基本没受什么影响。中国人则糟糕一些,汉堡唐人街经常被突击检查,生存越来越艰难,好在中国人当时多数定居唐人街,属于自我隔离,不用被盖世太保们强制搬家,也暂时没有完全被剥夺公民权。

需要特别说明一下,旅居的留学生之类不再此列,所以季羡林老先生当年在德国滞留10年基本没受到太大冲击,因为他本来就是外国人。并且在这个阶段纳粹接收了大量犹太人的财富,很多犹太公司被收归国有,武力扩张的经济基础开始具备。

当纳粹德国承认汪伪政权之后,在德华人的处境愈加糟糕。1942年,165名被扣押的中国船员和水手被集中到汉堡,充做苦力。同年,在柏林的323名华人被安上了“通敌”和“间谍”的罪名,全部被逮捕,关进了位于汉堡的“明日劳动营”。1944年,盖世太保实施了“中国行动”(Chinesenaktion),彻底扫荡了汉堡唐人街,抓捕了最后一批129名华人。

他们主要经营餐饮业和娱乐业,有正规的中餐馆、歌舞厅、也有非法的赌场和鸦片馆,甚至还能走私武器。

还有一点非常说明问题,德国曾经的唐人街,就是被希特勒下令抹掉的。